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仙俠奇緣 > 九州江月寒
九州江月寒江寒月秦劍 江寒月秦劍小說閱讀

九州江月寒唐深藏功與名

主角:江寒月秦劍
東海大光明宮少宮主敖九州與西蜀不夜天的二小姐江寒月聯姻,卻在成親前不久暴病而亡。江寒月為其守節,博得一片贊譽之聲。三年后,江寒月因一幅轟天雷制造圖遭人追殺,幸得兩位俠義青年秦劍與羅燁相救。一路護送中,秦劍對江寒月漸生愛慕之心,但以江寒月的身份,兩人的感情必將面對重重困難……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0-31 14:16:11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  • 章節目錄

“又是你們兩個臭小子,真是陰魂不散。”趙坤一看到他們兩人,頓時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。

秦劍笑道:“追風刀,地獄谷欺君罔上,圖謀不軌,竟想綁架當朝公主。我看你們大禍臨頭,馬上就要雞犬不留了,你不趕緊回去安排后事,還有空在這里罵人?”

白娘子聽到這話,頓時心頭一凜。

她原想兵行險招,趁著四下無人劫了江寒月,誰知道好死不死的,又被這兩個閑人攪了局。且不論這兩人武藝高強,以四敵五,自己這邊毫無勝算,單憑人多嘴雜,紙包不住火這一點,就夠她頭痛的了。江寒月出身武林世家,平日里參與江湖爭斗,朝廷還可以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,不會太過計較,可如果真的將她劫了,她畢竟還有皇上御賜的公主身份在那里擺著,那就是公然藐視皇權了,秦劍說的雞犬不留,倒并不是恫嚇之辭,這欺君之罪,便是地獄谷也萬萬承擔不起。

一念及此,白娘子更不打話,向同伴們使個眼色,五人轉身就走,瞬間便消失了蹤影。

“小姐,你沒事吧?”唐綠云朝車廂里面問道。

一個清冷的聲音傳出,輕輕道:“我沒事。”

“嚇死我了。”唐碧云拍拍胸口,一副小女兒的嬌態,然后眼珠子一轉,又發狠道,“地獄谷這幫逆賊,竟敢打這等沒王法的主意,冒犯小姐,簡直是大逆不道,回頭咱們就抄了他。”

“真是廢話。”卓停云瞪她一眼,道,“有幾個江湖人是有王法的?若有王法,他也就不出來跑江湖了。江湖事,江湖了,他們又沒真的劫了小姐,難道咱們還能去跟皇上跟前告狀不成?若真是這樣,那不夜天和大光明宮今后也不用在江湖上行走了。”

唐碧云知她說得有理,無言以對,只得不滿地嘟囔道:“我也就是隨口一說罷了,難道我不明白這個道理?”

轉過身,她向秦劍二人拱拱手,道:“今日承蒙二位相救,碧云在此先行謝過。不過昨日我們也救了二位,如今就算是兩清了,我可沒謝禮給你們。”說著,轉身就要上車。

“哎哎哎,唐姑娘且請稍等。”秦劍看她昨日話挺多的,還以為今天又要啰嗦半天,正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提議同行,沒想到她突然變得這么干脆,說走就走,一下子差點兒沒反應過來,眼睜睜地讓她從眼皮子底下溜走了,不由得吃了一驚,連忙喊住她,道,“姑娘,昨夜我二人也在陸府,制造圖的事,我們都知道了。而且我們還知道,陸大哥已經將圖送給了少夫人。此圖甚是重要,光靠你們三人護送,勢單力薄,實在不妥。你看,咱們昨夜才剛剛相識,今天就又見面了,昨夜你們救了我們,今天我們又救了你們,大家實在是有緣。我二人愿助你們一臂之力,將圖護送到安全的地方,不知你們意下如何?”

唐碧云抬頭上下打量了他們幾眼,轉頭向車廂里問道:“小姐,這位秦少俠的話,您都聽到了吧?不知您意下如何,還請示下。”

車廂中沉默了一會兒,之前那道清冷的嗓音又再次響起,道:“二位少俠古道熱腸,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,我等感激不盡。但此圖干系重大,不便張揚,只得辜負二位的好意了。”

秦劍哽了一下,尚未說話,羅燁已經搶著道:“少夫人,請恕我直言,地獄谷如此行事,此事恐怕早就傳遍江湖了,還說什么張揚不張揚的話?少夫人這出疑兵之計好是好,但只怕當下卻行不通。”

車廂中的人沒有應答,那位少夫人似是在考慮羅燁的話。

秦劍等了一陣子,有點不耐煩了,突然道:“少夫人的顧慮我明白,無非是覺得我二人來歷不明,不足以取信,是不是?不過我倒有個法子打消少夫人的顧慮,便是學那些跑鏢的規矩,大家約法三章,我二人雖與你們一路同行,卻要做到三不問:不問來處,不問行處,不問去處。你們往哪兒走,我們就往哪兒跟,這樣一來可以保護你們,二來也不會泄露你們的行程路線,怎么樣?若說怕我們暴露你們的行蹤,也請恕我直言,你們今日一出陸府就被人盯上了,這行蹤也不用我們泄露了吧?”

車廂里面還是沒有聲音,顯見得少夫人心中委實是難以決斷。秦劍越等越火大,正要再說,少夫人終于開口了:“二位少俠所言有理。如此,便有勞了。”

秦劍和羅燁聞言大喜,倒像是得了什么好處一般。唐碧云也甚是高興,朝二人笑道:“馬車狹小,不便相邀,只好委屈二位暫時騎馬相隨了。”

二人哪里計較這些,當即翻身上馬,跟在車后緩緩而行。

五人曉行夜宿,一路辛苦,走了大約三四天后,便來到一所繁華的城鎮,名叫龍山城,唐碧云撿了城內最大的一家客棧投宿。

晚飯過后,秦劍和羅燁正倚在榻上,各自抱著一卷書隨意翻看,打發時間,忽聞外面有人敲門。

羅燁打開門,唐碧云站在外面笑道:“二位,少夫人說大家這一路上辛苦了,明天意欲換一輛大一點兒的馬車,好邀請二位與我們共乘。二位的馬匹或是寄養,或是發賣,還請預先安排妥當了,明日一早便好上路。”

“這不妥吧?”秦劍聞言,走過來道,“咱們的行蹤雖非絕密,卻也不宜太過張揚,而且男女共乘,恐有妨礙。”

“秦少俠只管放心,這些我們都自有安排。明日一早,還請二位準時到客棧門口便是。”唐碧云說完便翩然而去,只留下二人在門內面面相覷。

次日一早,秦劍與羅燁用過早飯,又三兩下收拾完畢,便早早來到客棧門外等候。剛踏出門檻,他二人就吃了一驚:客棧門前早已停好了一輛寬敞的馬車,比一般的上等馬車足足大出兩倍有余不說,所有門窗還全部鏤空雕花,四個檐角也綴滿了流蘇和瓔珞,可謂是奢華至極。

“這,這……”二人站在車前大眼瞪小眼,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車廂門敞開著,只將門簾垂下,遮住了車內的景象。此時簾子一動,唐碧云探出一個腦袋,看著兩人笑嘻嘻地道:“二位少俠還愣著干嘛,趕緊上車啊!”

兩人硬著頭皮走進了車廂,嚯,只見里面更是別有洞天:靠墻三面都設有寬大的座位,座位上軟墊堆疊,可坐可躺,極為舒適。座位兩邊擺放著幾案,上面書籍香爐、茶水點心,各類陳設和小吃一應俱全。車廂中間還有一道隔門,門扇可以向內朝兩邊打開,關上之后,車廂便分為前后兩段,互不相擾。難怪那少夫人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不漏行藏,此番卻愿意與他們共乘。

看著這令人眼花繚亂的馬車,秦劍和羅燁都在心中暗暗嘀咕,這少夫人行事也太過張揚了,此次到底是出來辦事的,還是出來游玩呢?

但說也奇怪,之前他們各種偽裝,還是一上路就被地獄谷眾人攔住了,如今換了車駕,一路上大搖大擺,大張旗鼓的,卻反而變得十分清凈,五人一路向西,路上再未遭遇任何攔截,不過幾日便順暢地抵達了大庸縣城。

秦劍提心吊膽了一路,此時眼見車已進城,實在忍不住心中好奇,便問了出來。

唐碧云在隔門后面笑道:“這原是我們早就計劃好的疑兵之計。從出岳州城開始,每隔幾天,便分出一隊人馬單走。我們和少夫人是第一隊,如今走了十來天,大約已經分出去四隊了吧。我們得到制造圖的消息不是秘密,若光靠躲,如何能躲得過?所以咱們干脆反其道而行之,把事情鬧得越大、越復雜才好,這樣一來可以擾亂覬覦者的耳目,讓他們摸不清底細,二來還可以把水攪渾,讓各方勢力互相牽制。當初地獄谷敢劫咱們,不就是仗著自己行事機密嗎?如今我們大大方方地走路,行蹤天下皆知,又有誰敢在天下人的眼皮子底下劫公主?”

“果然好算計,少夫人當真是心思縝密,算無遺策。”不等秦劍說話,羅燁便忍不住擊掌贊嘆起來。

秦劍扭頭瞪了他一眼,深感瞧不上他那副諂媚的面孔。

少夫人淡淡地道:“羅少俠謬贊,我愧不敢當。雖說此計暫時奏效,卻也只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。他們接下來必有后招,我們萬萬不可掉以輕心,還需謹慎防范才是。”

少夫人一言未了,忽聽得車廂外面喧鬧起來,一時間大人喊孩子叫,人哭聲馬嘶聲混成一團,好不熱鬧。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究竟是怎么回事,車廂就已經向后一仰,前半截猛然離地,懸空翹起,將五個人甩得同時向后飛出。只聞車廂內一陣“砰砰”之聲不絕于耳,都是他們砸在板壁上的聲音。

這一甩之后,五人尚未站穩,車廂便又緊接著朝前一栽,前半截落了下來,“砰”的一聲重重砸在地面上,五人頓時又被震得一起往前飛撲,直摔得滿地亂滾,猶似一串滾地葫蘆。

在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中,最倒霉的就要數少夫人了:她原本是背靠著車廂后壁,居中而坐的,這時候向前一撲,便正好撲在了車廂中間的隔門上。那扇隔門原是活的,有兩道門扇,可以從中間分開,向內打開,以供人進出。如今她這般合身一撞,頓時便將門栓撞斷了,隔門倏地朝兩邊一分,少夫人整個人頓時直直地從門扇中間飛了出去。

此時秦劍剛剛爬起半截身子,突然看到有人從里面飛了出來,下意識地伸手便是一接,卻不料對方沖過來的力道實在太大,他不但沒能將人接住,自己反而被帶得重新摔倒在地。

兩人摔在地上,順著去勢不停翻滾,直到撞上板壁,才終于停了下來。好死不死地,少夫人剛好壓在了秦劍的身上。

想是因為坐車的緣故,少夫人今日并未蒙面,秦劍猛一抬頭,就看到了她的臉。但此時的秦劍早已無心去留意她的相貌了,只因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眼睛。

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!晶瑩剔透,如冰似雪,其中仿佛有一個琉璃世界,純凈,清冷,而莊嚴。秦劍從未見過如此攝人心魄的眼睛,乍一看之下,頓時便不由得愣住了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。

“你怎么啦?沒事吧?”羅燁趕緊過來扶起二人,一眼瞥到少夫人的臉,當即也愣了一下。好在他比秦劍從容,一愣之后,馬上就恢復了臉色。唐碧云和卓停云這時候也已經爬起身來,趕緊過來幫著少夫人整裝。

秦劍這才驚醒過來,深悔自己剛才的失態,連忙掩飾道:“我出去看看,外面想必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”說完,他打開車門就跳了出去,羅燁也趕緊跟著出去了。

二人下車一看,馬車外面已經圍了一大圈人,一名女子趴在不住揚蹄、噴氣的馬兒面前,身子離馬蹄不足半尺遠,渾身上下正如篩糠一般,瑟瑟發抖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秦劍向馬車夫問道。

那馬車夫也是驚魂未定,聞言趕緊道:“公子爺,這可不關小人的事啊。剛才小人原本趕著車子走得好好的,誰知道這女子突然從前面的小巷子里面沖了出來,驚了馬兒。若不是小人收韁得快,只怕她早已經被馬兒踏死了,饒是如此,也還驚了諸位公子小姐的駕。”

秦劍走過去低頭一看,只見那女子約莫十七八歲年紀,生著一張瓜子臉,相貌清秀,雖是荊釵布裙,卻有幾分顏色。

“這位姑娘,你沒事吧?”秦劍溫聲問道。

那姑娘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,臉上突然一紅,把頭又低了下去,輕輕搖了兩搖。

“沒事就好。”秦劍松了一口氣,道,“既然無事,那便請姑娘先讓一讓,我們還要繼續趕路。姑娘你也后走路也要小心一點兒,切不可再……”

    1. 貼身小說

      雷雪悅讀貼身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貼身小說大全,打造貼身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貼身小說免費閱讀。看貼身小說,就上雷雪悅讀。

    1. 苗疆小說

      雷雪悅讀苗疆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苗疆小說大全,打造苗疆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苗疆小說免費閱讀。看苗疆小說,就上雷雪悅讀。

    • 苗疆蠱事苗疆蠱事作者:南無袈裟理科佛主角:陸左蕭克明
    1. 富豪小說

      雷雪悅讀富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富豪小說大全,打造富豪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富豪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富豪小說,就上雷雪悅讀。

    1. 攝政小說

      雷雪悅讀攝政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攝政小說大全,打造攝政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攝政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攝政小說,就上雷雪悅讀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• 夏夜暖風
      夏夜暖風

      我喜歡九州江月寒這本小說,文章貼近生活,那些細水長流的細膩感情很吸引人,平平淡淡值得回味。

    • 日出代表晴天
      日出代表晴天

      支持九州江月寒這書的頂我上去,希望這書背景大點,感情戲稍微加點,我感覺會更耐看點(個人意見),但是到現在我是非常看好這本書的,作者唐深藏功與名加油。

    • 那場櫻花雨
      那場櫻花雨

      作者唐深藏功與名寫的九州江月寒這本書很好看,劇情很精彩!

    • 三里街玫瑰椛開
      三里街玫瑰椛開

      給人綜合布線全面的感覺。喜歡這種讓人思考的文章。作者唐深藏功與名以人性延伸至于文字顯示,絲毫不感突兀。

    大神推薦

    红单摆渡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