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鐘小北傅靳元小說名字 愛過你,恨過你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2019-10-29 17:01:20   編輯:布丁
  • 愛過你,恨過你

    愛過你,恨過你的內容新穎構思很好,但文筆還很青澀,作者桐哥加油!

    桐哥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短篇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愛過你,恨過你》 小說介紹

主人公叫鐘小北傅靳元的小說是《愛過你,恨過你》,它的作者是桐哥最新寫的一本短篇言情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“你確定要將眼角膜捐給他?”我望著躺在床上昏迷的英俊男人,堅定道:“是。”我愿意拿我的光明去換他的光明,只要他還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傅三爺,哪怕他厭惡我,恨不得殺了我,我仍舊愿意拿自己的一切去愛他。我原以為自己的愛刻苦銘心,可在他殘忍的將我關入監獄后,我終于明白我感動的最終不過是自己.........

《愛過你,恨過你》 第5章 你就是這么犯賤 免費試讀

我瞎了兩年,恢復光明后第一時間去了鐘殤所在的福利院。

我是第一次見她,很精致的一個小女孩,跟傅靳元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像的讓我心底有些發酸,而孩子一歲零一個月,已經能清晰的吐出媽媽兩個字,我將她抱在懷里哭了很久,心底一直不能平復!

情緒過了好一陣才平復下來,我這才發現鐘殤身上全都是傷痕,連脖子上都有淤青,我忙找來同院的孩子詢問鐘殤的傷是怎么回事。

孩子不會撒謊,眼神閃躲道:“是院長打的,她說小殤不聽話。”

聞言我心里瞬間悲憤,一歲的孩子不聽話實屬正常,而且鐘殤看起來沒有那么鬧騰,很安靜的一個小女孩,她一個大人真下的狠手。

我忙起身去找院長,當面質問她孩子的事,她輕蔑的看了我一眼,毫不客氣道:“是你自家孩子不聽話,我能有什么辦法?而且當初我說過我不收囚犯的孩子,警局偏要送過來,她能活著已經算是我仁慈了。”

我滿臉震驚,我從未想過一個福利院的院長能說出如此下限的話。

我怒火攻心瞬間沒了理智,抬手撿起地上的凳子給她砸了過去,想把她對我孩子的傷害全還回去!

聽見里面的動靜保安連忙跑進來分開我們,我趁機會打了個電話給傅文叔叔,沒多久的時間院長接到了一個電話,我不知道是誰給她打的,但看她的樣子很害怕,臉色蒼白的應著說:“是是是,是我的錯,我也不想這樣對孩子,對不起,我這就給鐘小姐賠罪,告訴她事情的原委。”

掛斷電話后的院長當即跪在我面前要我原諒她,哭著說:“對不起鐘小姐,這事不是我想這樣做的,是一個叫沈如嫣的女人威脅我,她說我要是不按照她說的做,她就會讓我從現在的位置上下去做個普通老師。”

我錯愕,萬萬沒想到是沈如嫣,心里的恨意越發的深刻!

要是曾經我能放過她,頂多讓她嫁不了傅靳元。

而現在她竟然將主意打在了我孩子的身上,我無法想象這九個月的時間鐘殤受了多少的苦,不知道她的心里有多恐懼以及渴望溫暖。

這九個月對小小的鐘殤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煉獄。

一想到這,我心里就密密麻麻的疼。

我在心底暗暗發誓,我定要將沈如嫣折磨的不成人樣來為我孩子復仇!

我抱著鐘殤匆匆的離開福利院去醫院治傷,安頓好孩子之后,我聯系到了阮檬要到了傅靳元的下落。

......

夜很沉,男人的撞擊讓我的身體也跟著晃悠不停,我平躺在床上懶懶的看著他,任由他在我身上索取,還拍下了這幅他情動的畫面。

一瀉而下,做過一次的他似乎有些清醒,他伸手揉了揉額角看見是我時面上有一瞬間的驚訝,隨后裹緊浴袍下床問:“你給我下藥了?”

我沒皮沒臉的笑說:“嗯,我看你還挺享受的。”

他臉色一沉,嗓音冷酷的問道:“誰救的你?”

傅靳元的輪廓線條很鋒銳,眉骨俊朗如畫,眼底仍舊是我熟悉的極致冷漠,我笑了笑反問他說:“看見我怎么都不驚訝,一點也沒趣。”

聞言男人淡淡的扔下一句,“鐘小北,你就是這么犯賤!”

“是啊,你說要是讓溫如嫣知道怎么辦?”

男人的神情一變,“你怎么知道她還活......”

我打斷他,“兩年前的事就是我做的!是我讓人殺的沈如嫣,沒想到她大難不死被人救了,還瞞著你兩年!看來她真的很怕我再次算計她!”

傅靳元蹙著眉頭,警告道:“閉嘴。”

“娶我。”

我光著身體下床,淡淡的威脅他說:“你不娶我的話......你信我,等我出了這個門,沈如嫣又會從你的世界離開,這次是真正的離開。”

兩年前的那場車禍的確是沈如嫣自導自演。

她想把臟水潑在我身上讓傅靳元厭惡我與我決裂。

是的,之前的傅靳元還當我是個小輩,雖然不待見我但也沒到厭惡我的地步,直到兩年前她假死之后傅靳元才對我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
恨不得喝我的血吃我的肉。

但她萬萬沒想到人算不如天數,她算計我的時候,傅靳元的父親在后面算計著她,那時傅靳元的父親是向著我的,他贊同和鐘家的聯姻,但他不贊同一個瞎子做傅家的兒媳婦,所以后面才毀了我們的約定。

他是老奸巨猾,卻沒想到傅文救了我。

聽見我的話,傅靳元冷笑,“你以為我會被你威脅?”

“如果我說救我出來的是你哥哥傅文呢?”

他天不怕地不怕,唯獨尊敬他的這位哥哥,傅靳元望著我的雙眸冰冷,臉色陰沉,許久才淡淡的問了一句,“鐘小北,你要不要點臉?”

我笑靨如花,“娶我,小叔。”

聽見小叔兩個字傅靳元怔住。

半晌,他淡道:“如你所愿。”

“我要即刻舉行婚禮。”

“一個月后,這是我最大的讓步。”

我堅定的目光望著他說:“我要你現在娶我。”

后面的事有太多的變故,我也不會留下給傅靳元算計我的時間,我將手搭上他的手臂,手指輕輕地摩擦著他的肌膚笑說:“沒得商量。”

傅靳元突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,唇角勾起一抹邪肆意的弧度,難得放低語氣道:“鐘小北,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拿你沒辦法?”

或許是沈如嫣還活著的原因,他現在待我還有點耐心。

我歪著頭,咧嘴笑:“你可以試試。”

兩年的監獄時間,徹底的磨平了我對他的愛意,我現在一點也不怕他,大不了斗個魚死網破,反正除了孩子我現在也沒什么好失去的。

我掰開他的手掌,冷冷的提醒說:“你剛剛在床上的那些姿勢我都拍下發給我朋友了,要是你不跟我結婚他轉手就會發給沈如嫣的!你不是最愛她嗎?肯定也不希望她傷心,快做選擇吧,明天我就要結婚了。”

他重復:“明天?”

傅靳元忽而怒極反笑,“你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嫁給我?”

錯了,嫁給他從不是我最終的想法,我也不稀罕嫁給他,但我不能讓沈如嫣得逞,也要將傅家替我女兒牢牢地握住,所以我必須要嫁給他。

我盯著他的眼睛,不走心的笑說:“你一直都知道我對你的心思,知道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嫁給你,不然多年前我也不會求你哥哥給我們訂婚。”

傅靳元神色莫名的望著我,忽而漠道:“你變了。”

我好笑的問:“我哪兒變了?”

傅靳元偏頭,決定道:“婚禮明日舉行。”

說完他當著我的面打電話吩咐阮檬連夜布置婚禮現場,我心里清楚沈如嫣定會不甘心,從傅靳元的房間離開后我打車去了傅家。

傅家老宅燈火通明,我站在門口按了門鈴,管家還認得我,他看見我神情明顯一怔,不知所措的問:“鐘小姐怎么過來......”

我打斷他,直接問:“傅臻在家嗎?”

傅臻是傅靳元的父親,當初答應我卻又直接毀約的人。

“老先生在的。”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红单摆渡人